上谷市,夜。

  某栋大楼的天台上,身材瘦削的欧阳启站在天台边沿,夜风将这个二十七岁大男孩的黑色长衣吹得猎猎作响。从这里俯瞰四望,可将整座城市的收入眼底。

  他向前一步迈出,身体倾倒,脚踩在垂直的楼体上,与地面平行,朝地面走去,慢走,快走,疾走!猛跑!他的速度越来越快,最后像一道黑色闪电,顺着大厦的玻璃帷幕朝地面冲去!

  距离地面还剩三层楼的高度时,他忽然跳离楼体,空翻一周,双膝微曲稳稳地落在地上。

  完美!

  欧阳暗暗赞叹自己身手了得。

  不远处建筑物阴影里,两个男子愣愣地看着他,手上停下动作。他俩中间是个被咬断喉咙的女孩儿,已经没有了气息,充满腥味的鲜血从脖颈喷出,沾染他们一身。

  “原来在这里。”欧阳看着死掉的女孩,后悔自己来晚一步。“你们夜魃什么时候这么猖狂了?”

  两个夜魃满嘴鲜血,露着獠牙,扔下女孩联手朝欧阳攻来。

  “真有种!”欧阳握紧双拳,朝两个男子冲去。

  三人接触的一瞬间,一名夜魃的胸膛被拳头打得凹进去,嘴里喷着夹杂内脏碎块的鲜血摔出去,另一名夜魃则被一脚踢断右腿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  三人身形交错而过,胜负既分。

  欧阳无恙,两名獠牙男子一死一伤。

  “喂,你不想死吧。”欧阳问断腿的男子。

  男子点点头,看欧阳的眼神充满恐惧。

  “那告诉我,为什么要破坏规矩。你们不是应该喝冷冻的鲜血饮料吗?”欧阳最近几天三次碰到夜魃猎食活人,想不通他们为什么忽然长胆了。

  “我说了,能留我一命吗?”

  “不说现在就死。”

  “巢穴传出来的消息,夜魃族要跟客栈开战。允许我们任意猎食活人,制造混乱。”这个男子是个后天夜魃,对巢穴完全没有向往,对夜魃族也没有什么忠诚可言,之所以听从命令,仅仅是因为猎食活人释放天性能给他带来快感。所以现在为了保命,他可以毫不犹豫地出卖巢穴。

  “跟客栈宣战?就凭夜魃?”欧阳掩饰不住的不屑。

  “我可以走了吗?”

  “走吧。”

  男子如蒙大赦,扭头一瘸一拐地离开,欧阳望着他的背影,手指一勾“坤字诀——移山!”

  男子脚下忽然裂开一道地缝,惊叫一声掉了进去。

  “你走的太慢了。”欧阳表情无辜地耸耸肩,把死掉地那名夜魃也一块丢进地缝里,做完这一切之后,地缝重新合上。

  欧阳离开那里,在闪烁着霓虹灯的大街上到处转悠,经过一台自动贩卖机时停下买了一瓶可乐,打开,边走边喝。

  欧阳启,这位现任守夜人最近很是烦恼,城里最近出现了好多生面孔,原本老老实实喝冻血饮料的夜魃也开始捣乱,估计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。

  “也许,该找客栈的人问一下,他们人多眼线广,掌握的信息应该比我更多一些。”欧阳这样想着,将喝完的可乐瓶丢进路旁的垃圾桶。

  他扔完垃圾后抬头,望见不远处的路旁长椅上坐着一个年轻男人,他走过去,跟那人打个招呼。“嬴苍先生,好久不见。”

  “欧阳先生。”嬴苍有些疲惫地朝他一笑,这几天他一直都是昼夜不停地带伤办事,查探期间还亲手解决过几个杂鱼,幸好客栈的支援到了,他终于有时间歇口气。

  欧阳坐下,还未说话,嬴苍望着身前,继续说道:“最近我们的探子查到巫妖族正蠢蠢欲动,九州内的各个城市里都有他们的人渗透进来。前几日我们在上谷拦住了几名陌生面孔,还未盘问对方就先动起了手,夜战之中让他们趁乱逃了。若非我们这边人多,恐怕当时就要折损几名伙伴了。”

  “我也正要找你说这事儿。这几天三次碰见夜魃猎食活人了。”欧阳也是叹口气,一个人真的顾不过来这么多乱事。

  “客栈已经在往外加派人手,九名天字级铁卫派出了七名,七十二名地字铁卫派出了六十名,二百三十七名玄字铁卫尽数出动,还有五百多名黄字铁卫一同派出,随时听候差遣。”嬴苍罕见的取出一支烟吸起来,吐了一口烟圈道:“现在,出动的铁卫们有一半已就位了。”

  “这么兴师动众,看来真是要出大事儿了。”欧阳仰头上望,路灯昏黄的灯光耀着眼。“刚刚我从一名夜魃那里逼问出一个消息,从夜魃巢穴传出消息:要对客栈宣战。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。”

  “客栈对付夜魃族,也就是费点事儿的功夫。除非他们跟巫妖族联手,才敢跟客栈叫板。”

  “从种种迹象来看,他们确实是联手了。”

  “但是咱们缺乏有力的证据来证明。”嬴苍的烟吸到只剩一小截烟屁股。

  “都这么明显了,需要证据吗?先下手为强把夜魃族摆平再说。”

  “客栈若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仅凭推测就平了夜魃族,那苦苦建立起来的威信就不复存在了。”嬴苍想到这里更加烦闷:“就算拿不到物证,能有个亲眼见到巫妖夜魃联盟的人站出来也行。否则北征夜魃师出无名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有这样一个人?”欧阳明显不相信会有这么巧,正好有人目睹,并且还愿意作证举报。

  “如今只能是时刻监视夜魃巢穴的动静。”嬴苍转脸看着欧阳,伸出右手:“咱们又要合作了。”

  欧阳握上嬴苍的右手。“先从清理本地的陌生面孔和作乱的夜魃开始。”

  实际上如同博君在几日前说的那样,他不会出来作乱猎食活人,有少部分跟他一样的夜魃,他们曾经为人,虽然现在成了夜魃,却依旧愿意站在人类的阵营,并不理会夜魃族的指令,更不会胡乱杀人。客栈与守夜人也明白这一点,所以他们并没有一棍子打死一片,而是在城市中遍布人手,严密监控着,当有人作乱的时候才会出手。尽管这样的措施会使得客栈非常被动,但却是无奈之举。

  幸好,一天后有个好机会,可以让客栈能够一举揪出所有要作乱的夜魃。

  道别了嬴苍,欧阳孤身走在空荡寂静的大街上,昂起头,望见城市上空那一轮盈满近圆的月亮。

  “今天好像是阴历十三了。”欧阳双手插兜。后天晚上,就是夜魃食血的日子,到时候所有企图猎食活人血的夜魃都会有所行动,客栈与他就是要在后天晚上清理掉那些家伙。

  “全城戒备啊,这是个大工程。”欧阳感觉很是麻烦,一边叹着气,沿着大街越走越远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四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夜行手记,夜行手记最新章节,夜行手记 笔下文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