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国公这般的人物,能够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慕蕴亭都不会觉得奇怪,眼下他不承认这些罪状也是在情理之中的。慕蕴亭假装听进去了乔国公的话,若有所思的笑起来。

  “国公言重了,这些东西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,但是寡人信得过国公,所以也不太相信相信你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情。眼下时间也不早了,您先回府去吧,寡人还有事情要处理。”

  慕蕴亭的表现很是平静,他今日已经处置了不少的官员,剩下的人应该算是暂且逃过一劫。不过他必然会暗中调查余下的人,到底会被查出什么来,就看是谁的手段更高明了。

  朝堂之上的战争远比战场上的真刀真枪来的可怕,战场上命悬一线的是人,而朝堂之上,岌岌可危的就是国家。

  “来人,一定要盯紧了乔国公这只老狐狸,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回来禀报。还有他之前做过的事情,他现下管辖的事务,全部都要严查。”

  隔日,京城内的米面和药材价格开始疯长,上午是一个价,下午便要翻上一倍。尽管京城内居住的人都是大户人家,但是一家之中也是人口众多,对于这样的价格,也实在是开始吃不消了。

  不知是谁家的几位小厮正在一个劲儿的往米铺子里面挤,一边挤一边来势汹汹的砸坏了米铺门口的挡板,嘴里也是不停的骂着。

  “你这掌柜的可真是黑心哪,昨晚还是七百文一斗,现在竟然要一千二百文了,明天你是打算卖到一两银子了是不是?我家老爷一直从你们这买粮食是因为相信你,之前还预定了你这的粮食,定金你也不退,现在还一个劲儿的疯长,你这买卖不想做了就直接说。”

  尽管这些小厮一脸的凶相,米铺子的老板也是一脸的无奈,带着他们来到内堂展示早已经所剩无几的米面。

  “几位小哥真是误会了,我这里也实在是没有多少米了,不涨价哪里还挣得到钱,我家里也是有老有小的,总得吃饭啊。”

  一时间,京城内的米面价格涨起来了不说,就连药材的价格也翻了好几倍。百姓们怨声载道,自然也被慕蕴亭派出来的人发现了端倪。

  原来乔国公为了在短时间内多挣下白花花的银子,在府中囤积了打量的粮食,只把平素供应粮食数量的五成拿出来卖,价格也是越来越高。粮食一下少了五成,也难怪会有这么多的人来哄抢了。

  隔日下朝之后,慕蕴亭便知道了这件事,心里虽然知道是乔国公做出来的好事,但是暂且还不能直接和他对峙,一旦有了防备,再想扳倒他就没有那么容易了。

  奇怪的是乔国公竟然借着问安的时候单独与慕蕴亭见面,特地将一对品相不错的鹿茸送给慕蕴亭。

  “陛下,听闻皇后娘娘有孕已经三月,这是在府中收藏许久的鹿茸,老臣特意带来送给陛下,为皇后娘娘补身子,也好早日诞下皇子。”

  鹿茸自然是好东西,但是慕蕴亭接过木匣子的时候就发现了问题,竟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药香中,夹杂着的腥味,打开来看的时候却没有发觉什么异常。放在一边之后随口道了谢。

  “多谢国公,对了,近日寡人听闻京城内的米面价格和药材价格都是涨了不少,国公愿意将这鹿茸送进宫中而不是拿出去卖钱,足见寡人的判断是正确的。”

  乔国公却是忽然大笑起来,抬手抚上长须说道。

  “陛下真是见外,这一对鹿茸算不得什么,再说,京城的物价不在陛下您的掌控之中也属正常,毕竟您整日身在宫中,不比老臣这般清闲哪。百姓们怨声载道可不是什么好事,陛下还是要小心些,免得他日出了大事。”

  这言语中的不敬谁都能听的出来,但是慕蕴亭只好先暂且忍下,乔国公却是一副不肯罢休的架势,继续说道。

  “陛下不方便处理的事情,老臣便帮着您处理,但是结果嘛,可能就不会让陛下那么满意了。今日就说这么多,老臣先行告退,还请陛下保重。”

  当晚,慕蕴亭便去看望在宫里休息的许莲衣,其实许莲衣的身子并没有什么不适,只是经历过这些事之后慕蕴亭有些不放心而已。

  “莲衣,身子还好吧?今日那乔国公竟然主动送来了一对鹿茸,想必是动过手脚的,已经让人拿去处置了,他今日还说了不少奇怪的话,什么我身在宫中不比他清闲,什么要我小心一点不要等到他日出了大事。这样言语不敬还有威胁的意思,也不知道他打算做什么。”

  许莲衣身处后宫,也相对了解乔静元,和慕蕴亭说出了一些想法。

  “乔国公有乔静元,也就等于有皇子。如今抬高米面价钱也无非是想从中多捞一些银子,加上那些收兵买马的证据,这是打算做大事的意思啊。”

  的确,这样大规模的行动一定是要有什么大的计划,这样一想,怕是他要和匈奴人结盟,打算谋权篡位了。

  慕蕴亭收起手里的证据,看向许莲衣淡淡开口。

  “你说的没错,他做这些事一定不会是闲的没事,而是有什么大的计划要执行,我想,他是打算和匈奴结盟,谋权篡位。”

  江山的魅力从来都是很大的,多少人都禁不住诱惑想要抢夺一番,乔国公只是其中一个有野心有权利去做的人而已。当然,慕蕴亭也有的是办法来对付他这样的人。一份密旨便由慕蕴亭身边的亲信交到许季航的手里。

  第二日,许季航接到了一份密旨,看过内容之后便知道了是怎么回事。将手中的密旨收好,朗声说道。

  “这乔国公竟有如此大的野心……从前竟没发觉。快去通知兄弟们集合,今夜跟我去将那乔国公抓住。”

  入夜之后,当即带兵围剿乔国公府,正打算休息的乔国公府众人就这样被尽数抓捕,当即收押进大牢之内。

  收押乔国公的消息回报给慕蕴亭之后,那些囤积的粮食便全部被分到了京城各大米铺面铺子里,价格恢复如常。百姓们再也不用担心会吃不饱,所有的米面铺子再次被洗劫一空,当晚,所有人都睡了一个好觉。

  许莲衣自然是一直在陪伴着慕蕴亭,事情解决之后,慕蕴亭便轻松了很多,而许莲衣也自然是开心的为他铺好了床铺,倚在床头一边看书一边等着他回来。

  慕蕴亭看到乖巧的许莲衣自然是欢喜的不得了,坐过去凑近些拿走了她手中的书,认真的说道。

  “大晚上看书伤眼睛,日后可不许了。赶快休息吧。”

  自打上次从千秋园将许莲衣救回来之后,慕蕴亭便总是喜欢抱着她,即使是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,也都是一直抱着。睡觉的时候自然也不例外。

  第二日清晨,两人刚刚穿戴好就有一个人送来了密报。慕蕴亭展开密报之后首先便注意到他父母的名字,当即便是一惊。

  原本以为乔国公被收押之后便是一切结束,却想不到在一大清早接到了一份密报,内容竟然是墨瑾熙和慕擎君失踪的消息。

  这其中难道会有什么联系,许莲衣也凑近了去看纸条的内容,当即便说出了慕蕴亭的想法。

  “姓乔的才被抓进去,怎么伯父伯母便失踪了,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。我们去见见那姓乔的,说不定可以从他嘴里套出什么……他做事一向都是缜密,可能也套不出来什么话了。”

  许莲衣自行否定想法之后,慕蕴亭便是握住了她的手,轻声说道。

  “当然要去和他谈判一番,他是被收押了,说不定还有其他的同党在暗中谋划,想必一个一个的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”

  用过早膳之后,慕蕴亭便和许莲衣一起到了监牢去和乔国公谈判,监狱内光线昏暗,只有靠近顶部的位置有一个用铁棍封起来的小窗。丝丝缕缕的光线从那处小窗照射进来,洒在监牢内的地面上。

  乔国公就那么坐在半高的石塌上,背对着监牢的铁门。似乎没有察觉到许莲衣和慕蕴亭的到来。

  慕蕴亭心里怀疑乔国公与墨瑾熙和慕擎君的失踪有关,但是毕竟没有什么真实的证据,只好旁敲侧击的和他说些话。

  “看在你还是乔静元父亲的份上,尊称你一声乔国公。你打算做什么我已经全部知道了,皇子,银子,粮草,招兵买马,你是打算谋反,是吧?”

  石塌之上乔国公的身子一点反应都没有,只听得到他的呼吸声,否则到让人觉得他已经自尽了。慕蕴亭见乔国公并不打算主动开口,便只好和他分析造反这件事的利弊。

  “国公,你也是大慕人,为何就要帮着匈奴人做事,到时候没有大慕只有匈奴,你就能那么心满意足的做这个君主?倒不如说清楚你想要什么,除了皇位之外的东西,寡人或许可以满足你。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四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倾城驭兽师,重生之倾城驭兽师最新章节,重生之倾城驭兽师 笔下文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