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听见谭梣的打趣,屠寂跟渊鸾心中也都舒服了很多。既然谭梣还能够开玩笑,那就说明人还能够缓过来。

  却不成想,渊鸾带着谭梣来到了灵兽园。

  这是谭梣以前最喜欢的地方,总是来,但是今天一来到灵兽园,谭梣的表情顿时变得非常的不自然。

  灵兽园让谭梣想起来了渊觞,以前渊觞是狐狸身子的时候,自己也把渊觞当成是灵兽来着。

  渊鸾以为谭梣会很开心,却不成想自己弄巧成拙了,渊鸾面上也很难受,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才能够让自己的徒弟开心了。

  谭梣在灵兽园中漫步,看着一个个的灵兽,心中五味杂陈,自己已经不打算驭兽了。这件事情不光是那个颜墨的话,还有就是自己不想再让自己不开心了。

  越是在灵兽园中行走,那些事情越是涌现出来,谭梣是越来越不开心。

  谭梣不开心的情绪传到屠寂的身体内,屠寂差点就暴走了。

  “她很难过。”屠寂控制住自己,也很不开心的把谭梣的情绪传音给了渊鸾。

  作为谭梣的宠物,屠寂是能够感受到谭梣的情绪的,这一点谭梣是不知道的。因为感受到谭梣的不开心,屠寂也很难高兴起来。

  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的谭梣,根本就不知道别人也因为自己很难过。

  “她很难过,我怎么办?我也好难受?”屠寂继续传音给渊鸾,语气中带着哭腔,“你帮帮她好么?”屠寂的语气中带着哀求。

  渊鸾摸摸屠寂的额头,给屠寂传导了一些灵力,屠寂顿时好了很多,可是看着谭梣的眼神中还是带着一点点的难受的。

  谭梣不想再在灵兽园中行走了,不想让自己难受,就算是逃避也好,什么也罢,能够忘记难受,能够舒服一点就好。

  渊鸾本就不想让谭梣过于难受,现在又怎么能够反驳谭梣的想法呢?

  入夜。

  谭梣心中终究还是难受,她抱着屠寂的尾巴,人靠做在窗台上,看着外面的圆月,心中思绪万千。

  手中的杯盏被不断的倒入酒水,谭梣一口口的灌着酒水到口中。辛辣的感觉冲入喉头中,谭梣心中竟是舒爽了很多。

  屠寂想要阻止谭梣,碍于自己尾巴被狠狠的抱住,挣脱不开,谭梣悲伤的情绪传到屠寂的身上,说不出来的痛苦。

  酒水入喉,谭梣咳嗽一声,眼中呛出泪水,但是那表情却带着一丝丝的潇洒。

  渊鸾早就已经感受到了谭梣在此处喝酒,不好阻止只好传音给屠寂,“等下照看好谭梣,别让谭梣摔下去。”

  屠寂发出叫声,示意自己听见了。

  渊鸾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,完全不明白渊觞这样做的做法,而渊觞的样子也不像是被牵制的样子,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绝情的事情?

  如果仅仅是为了让谭梣放弃自己,那原因是什么?因为自己受伤,渊鸾根本就不知道谭梣在水镜中看见了什么,竟是那样伤心欲绝。

  自己想来想去是没有结局的,渊鸾决定传音给渊觞,问问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,也算是为了徒弟讨回公道。

  可是渊鸾试了好几次传音,那边都被阻拦住了。渊鸾咬着牙,一遍遍的给渊觞传言,可是都被阻拦了。

  最后渊鸾也坚持不下去了,后槽牙咬的紧紧地,不懂渊觞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。心中阵阵的失望,已经不对渊觞抱有任何的信心了。

  可是渊鸾却不知道的是,这些传音根本就不是渊觞自己阻止的,而是那个颜墨阻止的。

  颜墨感受到传音再也不过来了,站起身来,捏紧拳头,“幸好凡事有我狐族的秘术‘藏匿’,不然你们的手段还真是防不胜防啊,还真是锲而不舍呢。”

  颜墨用的是狐族的秘术“藏匿”,而这种秘术就连渊鸾那样的人都不知道,也真是厉害了。

  “什么事情锲而不舍?”渊觞听见了颜墨的声音,走了过来,口中还说出自己的疑问。

  颜墨把自己的手藏在背后,捏碎了那些传音。随后整理一下自己的表情,微笑的把自己挂在渊觞的胳膊上。

  “没有,只是说,做什么事情都要锲而不舍,不能够半途而废。”

  见到颜墨天真的样子,渊觞笑笑。但是心中谭梣的身影却是一遍遍的闪过,终究还是担心。

  颜墨怎么不知道渊觞心中所想,如果没有这么多的心计,又怎么能够弄得这些人离心离德?

  渊鸾现在已经对渊觞失望了,不过最心疼的还是谭梣。

  “求您让我见见谭梣吧,我只是想要看看她如何了。”遥曲江哀求的看着渊鸾。

  原来遥曲江听说渊觞没有回来这件事情,心中担忧谭梣,同时也觉得这是 一个机会,既然渊觞也不会回来了,那如果自己努力,在谭梣心中,终究是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的。

  渊鸾有点为难的看着遥曲江,这人的心思自己一眼就看透了,也不知道放进去究竟是对谭梣好,还是不好。

  “求您,让我见见她,哪怕只说一句话我也知足了。”

  渊鸾有点惊讶的看着哀求的遥曲江,心中感叹,这个遥曲江还真是比较锲而不舍,竟是这样了都没有放弃。

  而之前自己也帮谭梣说了很多话,以为打消了遥曲江的心思,却不成想,遥曲江根本就没有放弃。

  渊鸾看看谭梣院子的方向,自己纵是是长辈,可是感情的事情,自己终究是不能够劝解的。

  或许身边有一个同龄人,而且还是这样绅士的男子,定是会让谭梣舒心点的。

  渊鸾没有阻止遥曲江,也没有说出来同意的话,而遥曲江则是面上带着惊喜,脚步匆匆的跑到谭梣的院子门口。

  “叩叩叩。”

  谭梣听见敲门声,心中一跳,“是谁?”语气中带着颤抖,似乎是在盼着那个人回来。

  “谭梣,我是遥曲江,我来看看你,我能进来么?”遥曲江的语气带着卑微。

  可是在听见遥曲江的声音之后,谭梣所有的雀跃都没有了,又一次的被浇灭,心中并不想见到遥曲江。

  房间内的沉默,遥曲江低下头,知道谭梣拒绝了自己。他也不气馁,反而是坐在台阶上。

  “谭梣,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,外面天气很好,鸟儿开怀,城镇中的集市也很热闹,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带你去看看。”

  房间内的谭梣自动屏蔽了遥曲江的声音,而遥曲江则是在外面一遍又一遍的讲述外面的事情,语气温情,还说了很多情话。

  谭梣以前从没有觉得情话如此动听,如此的让自己愧疚。

  遥曲江隔着门,温声细语的安慰谭梣。谭梣心中还是有阵阵暖流流过的,她站起身来,猛地把房间的门打开。

  见到房门打开,遥曲江惊喜的从地上站起来,跟着谭梣的脚步走进房间内。

  房间内漆黑一片,看起来像是黑夜,人也跟着阴沉了很多。

  遥曲江皱着眉头,帮谭梣把房间弄的光亮起来。谭梣不理会遥曲江,自顾自的坐着。

  “我已经不驭兽了,你去找别人吧。”谭梣的话响了起来,遥曲江的身子一僵。

  而谭梣就是以为遥曲江是来找自己驭兽的,毕竟这件事情以前经历过,谭梣根本就不知道,遥曲江因为喜欢自己,见到自己难过,特意来看的自己。

  遥曲江身子僵硬,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容,也知道现在不是表白的时候。

  其实遥曲江也知道谭梣不驭兽了,刚才进来的时候,渊鸾特意叫住遥曲江,告诉他千万别提驭兽跟灵兽的事情。

  “谭梣,我今日来是有事情求你的。”遥曲江面上又换上了温情的笑容,“最近城主府很多的事情,我要帮助父亲分担一些,我要去一个比较远的地方寻找一种灵植,希望你能给我做搭档。”

  其实根本就是没有什么灵植这回事儿,遥曲江就是想要带着谭梣去一个远点的地方散散心,试图能够让谭梣忘记渊觞。

  谭梣身子僵硬了一下,现在自己哪里都不想去,只想龟缩在房间内。

  “我现在身边没有任何的灵兽,没有帮手的我很弱,我不跟你去了,会牵扯你的后腿的。”

  听见谭梣说拒绝的话,遥曲江知道这是必然的。他换上一副特别可怜的表情。

  “那灵植对我来说很重要,身边没有任何能够相信的人,只想到了你,没有想到你竟是拒绝了我。”

  遥曲江的话弄得谭梣哑口无言,想到遥曲江之前对自己的帮助,又看见遥曲江可怜巴巴的样子,谭梣叹口气,只好点点头。

  谭梣不断的说着别怕我拖累的你话,而遥曲江只是温柔的笑着,那笑意传到心底,似乎是能够化开寒冰。

  遥曲江用事不宜迟来事儿,完全不给谭梣一点点的反悔的机会,帮着人收拾东西,辞别渊鸾。

  渊鸾见到遥曲江能够把谭梣带出房间,也很开心,并没有阻止二人离开。

  遥曲江带着谭梣来到城主府收拾行李,遥无涯见到谭梣来到城主府格外的热络。

  但是因为之前在城主府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,而谭梣最近心情也不怎么好,实在是对遥无涯热络不起来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四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倾城驭兽师,重生之倾城驭兽师最新章节,重生之倾城驭兽师 笔下文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